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4岁女童疑遭性侵患淋病幼儿园园长称不可能

来源: 时间:2018-11-13 11:47:48

4岁女童疑遭性侵患淋病 幼儿园园长称不可能

4岁女童疑遭性侵患"淋病" 幼儿园园长称不可能   浙江-今日早报12月14道 昨天傍晚5点30分,雨下个不停,宋女士骑着电瓶车带着4岁的女儿静静(化名)刚从刑警队回家。

“女儿已经10多天没去上幼儿园了。12月1日晚上,我把孩子从幼儿园接回家后发现,孩子内裤上有很多血,后来在医院查出遭到性侵犯,还得了淋病。”宋女士和丈夫崩溃了。

对于的到来,静静似乎有些害怕,她拿着一块蛋糕,不停围着妈妈打转。

当向幼儿园求证时,园长表示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目前,江干警方已介入对此事的调查。

妈妈:给女儿洗屁股时,发现内裤上有血

来自江西的郑先生和妻子宋女士,今年都42岁了,家中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在杭州一家公司打工,二女儿还在老家读高中,最小的女儿静静才4岁,跟在夫妻俩身边。

两人在建国中路附近开了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玻璃门窗店,虽说生活谈不上富足,但也还过得去。

为了给静静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夫妻俩从去年开始,把小女儿送到了金兰池幼儿园,今年读中班了。

没想到,12月1日傍晚,妈妈把静静接回家,晚上给孩子洗澡时,看到让人惊愕的一幕。

12月1日早上8点多,宋女士高高兴兴骑着电动车把女儿送到幼儿园,傍晚4点多,她接女儿回家。“一路上,孩子不怎么高兴,总是说‘屁屁痛’。”

宋女士以为是裤头太紧,让孩子把裤子往下拉一点。可是,到了睡觉前,宋女士如往常一样在给孩子洗屁股时惊呆了。

“难怪孩子总是说‘屁屁痛’,她的下身已经肿得像包子了。再仔细看内裤,天哪,我差点晕过去,内裤上很多血,都已经结成血渍了。”宋女士说着,流下了眼泪。

一开始,宋女士没敢声张,轻轻地给孩子洗干净,又擦了一些爽身粉,换好衣服后才告诉丈夫。

夫妻俩坐在昏暗小店里,脑子一片空白,宋女士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流泪。郑先生一边叹气,一边大口大口地抽烟。

就连4岁的女儿也坐在床上,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不敢吭声,整个房间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女士轻轻抬起头,推了一下身后的丈夫:“我们还是报警吧!”

“胡老师说明天报警。”一旁的女儿,接过的话茬让人惊讶。

医院:诊断孩子遭性侵犯,还患上了淋病

静静的这句话,让夫妻俩感到非常意外,“按照孩子所说,老师是知道这件事的,为什么不跟我们家长说,又为什么不及时报警呢?”郑先生想不明白。

在夫妻俩追问下,孩子断断续续讲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中午睡觉的时候,有一个和妈妈一样大的男人走进来,先用手捂着我的嘴巴,摸一摸,捅一捅,身上很痛,出了很多血,胡老师还用纸给我擦干净,让我用纸垫着。”

听到这里,夫妻俩立即报了警。

随后,警察开车带着他们到了儿保医院检查,医生检查的初步结果为:外阴撕裂伤。几个小时后,已到了第二天(12月2日)凌晨,另外科室的医生在诊断结果上写下了“性侵犯”三个字。此外,医生还建议,再到妇科医院进行会诊。

12月4日,夫妻俩又带静静来到儿保医院,医生检查结果显示,静静得了“淋病”。双重打击下,夫妻俩崩溃了,宋女士更是瘫在了地上。不过,为了客观起见,警方也要求夫妻俩做了检查,宋女士说,他们没有检查出这方面的疾病。

12月6日,夫妻俩又带着女儿去了一趟妇保,医生检查完后,也在病历上写下了“性侵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痛之余,夫妻俩认为,幼儿园必须得有个说法:“幼儿园有不可推卸的。”

其实早在12月2日,也就是事发的第二天,宋女士就找到了静静的老师胡老师。

“我给她说明了孩子的情况,胡老师只是说,先去检查清楚,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宋女士说。

夫妻俩现在有很多疑问,“我们早上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是好好的,接回来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二,现在所有幼儿园和小学都有保安,金兰池也有,如果真像静静说的那样,那么,那个人会是谁?是幼儿园里面的人,还是外来陌生人?如果是陌生人,又是怎么进入园内的,保安在干什么?老师和幼儿园的负责人当时在干什么?”

“第三,孩子中午睡觉的时候难道没有人照料的吗?老师知道这件事情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报警?”

园长:幼儿园里不会发生这种事

对于静静家长的质疑,幼儿园的负责人和胡老师又是怎么说的?

昨天下午,来到这家位于庆和社区的金兰池幼儿园,这是一家私立幼儿园,坐落在一栋四层的居民楼内,一到三层是幼儿园,四层住的是房东。

幼儿园有两个门,一个是双扇的大铁门,铁门内站着一名约50岁的男子,他没有穿制服,手臂上挂着一个红袖章,在查看了的证件后,他给园长打了个,并打开了另外一扇侧门,让进入等待。

他说,自己是幼儿园的保安,现在园长还在刑警队,等处理完事情就回来。

约半小时后,园长回来了。她姓肖。

“我们接到派出所打来,才知道幼儿园里有孩子出事了。后来我问了胡老师,她说‘当时家长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让他们回去先检查清楚’,胡老师没有向我汇报这事。”肖园长说,在幼儿园里,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因为园区里除了保安,没有别的男性。

“不过,这名保安从11月30日开始请假,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去了,到12月3日才回来。而且除了上学放学,大门都是锁着的,就算家长要进来,也得登记。”肖园长说。

“我们现在全力配合警方调查,相关的老师和保安都去做了笔录,还做了DNA,如果与幼儿园有关,我们会负全责。”肖园长表示。

她还带着看了整个幼儿园,一楼是小班,二楼是中班,三楼是大班。如果有人上楼必须经过小班,小班的老师也没看到有人进出,中班的老师也在班里,更没发现异常情况。

看到,中班的床铺就在一个大窗户下,床铺分两层三格,每一格相当于一个大抽屉,拉开又是一张床铺,上下大约20厘米高。

胡老师告诉:“中午,小朋友们都是睡在这里,如果有那种事情发生,不可能没有人知道。”

对于静静说的“胡老师给我擦屁股”的说法,胡老师说:“根本不可能,如果真是擦屁股了,其他小朋友也会看到。以前,班里曾经有孩子弄破了手,流了一点血,不少孩子都吓哭了,如果真是有那么多血,被小朋友看到,那还不吓坏。”

双方各有说辞,事件迷雾重重

这件事,目前江干警方正在全力调查。但是,通过对当事双方的采访,有些问题依然疑点重重。

1、静静说:“胡老师说明天再报警。”静静还说:“先是用手捂着我的嘴,摸一摸,捅一捅,身上很痛,出了很多血,胡老师还用纸给擦干净,让我用纸垫着。”

可胡老师说不知道这件事,也没给孩子擦过屁股。是孩子在撒谎,还是老师在撒谎?

2、静静的淋病又是从何而来?

3、园长和老师说,不可能有人从一楼的大门进入园区。不过从肖园长口中得知,三楼到四楼是可以通行的,那么会不会有人从四楼进入幼儿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