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4千亩农田用水疑被景区所截村民用自来水插

来源: 时间:2018-08-24 19:34:32

4千亩农田用水疑被景区所截 村民用自来水插稻

村民没想到喝到第一口自来水的竟是地里的庄稼。

截断水的水管。

南方农村报8月17道:广东肇庆市德庆县马圩镇荣村,村道边的自来水管道阀门大开。喷涌而出的自来水“突突”叫着冲入灌溉渠,流向田间。旱了将近一个月的水田,终于有水了。

荣村村民为何如此“舍本”,用自来水灌溉农田?近日,南方农村报赶赴德庆一探究竟。

去年晚稻大多绝收

8月13日上午,年逾花甲的荣村村民张婶正领着家里的大人小孩,在自家的田里忙着插秧。前一天晚上刚下过雨,加上近些天来自来水的注入,田里水终于够多了,苦等许久的一家人也总算能够将晚稻秧苗插上。

7月早稻收割后,晚稻插秧便接踵而至。但近几年来,对于荣村村民来说,一到晚稻插秧季节,寻找灌溉水源就成了大难题。

据村民介绍,该村的灌溉水源原本来自官圩镇金林水库(也称“盘龙峡水库”),水流通过名为“金马大圳”的灌溉渠经官圩镇金林村、金西村,最后到达马圩镇荣村。然而,自2005年来,这条灌溉渠的水量却一年比一年小。2009年,金马大圳荣村段几近干涸,加之雨水较少,村中几百亩晚稻基本失收。

张婶家的2亩4分水田也没有逃脱缺水绝收的厄运。眼看着接近成熟的稻子活活旱死在田里,张婶很心疼。为保生计,去年底,她从外村亲戚处借来几百斤谷以解燃眉之急。“今年早造雨水多,收成不好;能不能还谷,就看晚造了。”张婶说。

可眼看晚稻插秧时间一天天临近,田头的灌溉渠道仍然空空如也,张婶心急如焚。

作为德庆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一部分,去年底,自来水管道铺到了荣村村头。上个月,管道开始来水,但还没通到每家每户,也没有安装水表。看着干旱的田地,有人便打起了自来水的主意。

于是,一些村民找来消防水管接上,打开阀门将自来水引入农田,插下了晚稻秧苗。很快,其他村民纷纷效仿。一时间,荣村的自来水管阀门日夜开放,任自来水流向早已干涸的灌溉渠。“虽然知道很浪费,可也是被逼无奈。”村民对南方农村报说。

8月13日,张婶终于如愿插上晚稻秧苗。此时,依靠自来水,荣村今年的晚稻插秧大部分已完成。

政府新修无水渠道

同样是伴着日渐干涸的金马大圳,官圩镇金西村民却没有荣村村民用免费自来水灌溉的“福气”。

“我们现在只能天天盼着下雨,以期早日种上晚稻。”金西村民说。

金林水库位于马圩河上游,兴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跃进”时期,灌溉面积一万余亩。

而金马大圳来水逐年减少,直接导致金西、荣村等村庄近4000亩农田灌溉发生困难,其中荣村2000多亩,金西村约千亩。

8月13日,从荣村出发,沿全长约10公里的金马大圳向金林水库前进。沿途发现,从荣村到金西村一段的水渠几近干涸,金西村至金林村段则尚有小股水流。

金西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连接水库的金马大圳水流量从新世纪之初便开始出现变小迹象,2005年后愈加严重。村民起初以为是由于灌溉渠堵塞,还曾自发对渠道进行疏通,但却徒劳无功,并没有阻止金马大圳的枯水趋势。

后来,有村民发现,在金林水库三级水电站上游的一根粗大水管,才是造成下游两村农田水荒的“罪魁祸首”。

8月13日,村民将南方农村报带到金林三级水电站附近的分水口,指着一根口径约80厘米的粗水管称,“就是它分走了金马大圳大部分的水。”相比之下,旁边供给农田灌溉的白色塑料水管则显得细小很多。

“就这点流量,只能满足最近的金林村灌溉,金西村和荣村基本就指望不上了。”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由于缺水,金林水库三级水电站已于去年关闭。金西村2009年由政府出资修成的一段长约200米的硬底化水渠,也因缺水成了“摆设”。

由于缺少灌溉用水,金西、荣村不少村民近年被迫将水田改种花生等旱地作物。但尽管如此,仍难有好收成。

灌溉水源助兴游客?

由于分水粗管被深埋地下,因此没有人能说得清大部分渠水被引向何方。村民中比较流行的一种说法是,截走金马大圳灌溉水源的可能是周边的旅游景区。

金林水库一带是德庆县优质旅游资源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方圆几公里内,便有3个以“水”为特色的大型景区。除颇有盛名的盘龙峡生态旅游景区外,2003和2005年,金林水乡和花世界生态旅游区又开张纳客。

金马大圳灌溉用水蹊跷减少,恰巧与周边旅游景点近几年的迅速发展相伴随。村民表示,他们曾多次要求有关部门前来调查,但至今没有回音。于是,“景区抢水”的说法被越来越多的村民接受。

“肯定是政府利用水库搞旅游,才导致我们的灌溉渠缺水。”金西村67岁的村民新伯言之凿凿地对南方农村报说。

8月16日,南方农村报以村民身份致电德庆县水利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金马大圳灌溉水量减少一事,他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