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农民自导自拍纪录片抗议违法占地

来源: 时间:2018-10-24 18:03:19

农民自导自拍纪录片抗议违法占地

片中,失地村民高举饭盆,期望天上掉饼。视频截图

村民“画饼充饥”,表达对未来生计的忧虑。

广东化州农民自导自拍纪录片抗议违法用地(图)

化州市同庆镇同庆居委会同庆圩村70亩土地被以租代征,用于同庆联中新校区的建设。村民护地无果,只好采取在工地水泥上栽红薯藤等方式宣泄内心的不满。(资料图片)

2010年1月6日,同庆圩村民在学校建设工地上,用“煮”锄头、“吃”泥土的方式,寓意“鸟尽弓藏、田尽锄头亡”,再次抗议村里耕地被违规用于建设。(资料图片)

农民“吃”泥土(资料图片)

南方农村报讯( 李秀林) 近日,一段名为《同庆的故事》的纪录片在上流传。该视频2011年2月23日首发于56,片长60分50秒,由化州市同庆镇同庆圩村民历时3个月自导、自拍完成。

该片主要讲述了当地政府使用空白协议占用村集体土地的经过,介绍了村民维权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还剖析了政府的行为动机。片中,既有对当事者的采访,也有拍摄者的点评;既有文字介绍,也有动画演示,还配有草蜢演唱的《凭什么》、刘欢演唱的《好汉歌》等17首歌曲。

官员称骂得太难听

“我把贪官都给杀了,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不合法,但是合情理。”“我没有钱,过不下去了,打着公益的旗号去抢银行,不合法,但是挺合情理的。”这两句话,出自在《同庆的故事》中出镜的村民之口。村民称,这种荒唐的逻辑是跟化州市国土资源局一位副局长学来的。此前,这位副局长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当地“租地建学校合理,但不合法”。

除了化州市国土局官员外,在片中,同庆镇委主要负责人的一番话也被村民驳斥。针对村民对补贴标准的质疑,该负责人曾表示:“已经一亩(一年)给你们500斤稻谷了,要是你自己种,每年又能收多少?”在村民看来,这种说法很“雷人”。“当地每季稻谷可产500到800斤,每年可种三季。”片中称,这位官员恐怕连犁地时是人在前、还是牛在前都不知道。

在片中,对于用空白协议、校用公章“征地”的同庆镇中心小学一位领导,村民称其可以回到道光年间去签订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另外,发表对村民不利报道的“假媒体”也成为了片中被嘲讽的对象。

《同庆的故事》上后引起极大反响,先后被酷6、百度视频等多家站转载。从发布至今,仅56点击量就已超过13万次,400多人发表评论。一位友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眼就会看出是非曲直。另一位友表示,看着那些农民,自己觉得好心酸,“八十多岁了还要下田。”

《同庆的故事》也引起了当地政府部门的关注。化州市委办一位官员向南方农村报表示,他看过了这段视频,但不便发表言论。同庆镇党政办一位官员则称片中有些话“骂得太难听”,同庆镇委副书记董波则认为“络不能这样放任不管”。村民称,在茂名、化州一些论坛,《同庆的故事》先后被删除。

只见调查不见解决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剩下讲几句话了。”3月9日,同庆圩村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告诉南方农村报:“如果话都讲不了,村民一定会憋死的。”

2009年12月22日,南方农村报头版以《非法毁田建校 打造教育强镇》为题率先披露了同庆圩村土地被以租代征,村民在水泥地上种红薯抗议的事件。2010年2月23日,南方农村报头版文章《违建校舍内村民“煮”锄头“吃”泥土》再次报道了村民的抗议活动。

两篇报道先后被60多家媒体转载和评论。第二篇报道在搜狐的点击量达300多万,位列其当日排行榜第二名。同庆圩村民以“行为艺术”方式抗议以租代征,受到友热议。

第二篇报道刊出一周后,2010年3月3日上午,茂名市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派员前往同庆圩进行调查。何大队长表示,执法监察大队曾接到关于此事的上投诉,政府以租代征“合情、不合理”。临走时,何大队长要求村民“删除上的内容”。2011年3月9日,董波向表示,这些内容“很难删”。

2010年4月初,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一官员就同庆圩村民反映的问题在化州进行调研时,明确要求当地政府“完善征地手续”。而据同庆圩村民称,违规占地的同庆联中建设步伐始终没有停下,现在已修好了教学楼、宿舍、食堂和操场。联中开学一年来,村民除了按每亩每年500斤稻谷的标准领取补贴外,并没有看到当地政府对征地手续进行完善。

作为土地的使用者,同庆联中校长梁小波也希望政府方面能够尽早完善征地手续。2011年3月9日,他告诉,如此,学校不仅可以不用再面对村民的抗议,每年还可以省下1万多元的地租。

人均耕地不足六厘

村民眼中,在同庆联中的用地问题上,当地政府一方面迟迟不完善征地手续,另一方面却对抗议村民施加压力。

2010年1月6日晚,村民梁海的大姐收到了一位镇领导发来的短信,信中称梁海家的部分房屋是违章建筑。第二日,十多位政府工作人员到梁海家对房屋进行了丈量。2010年春节前,镇领导再次短信提醒梁海大姐“不要搞得大家不好过”。

同庆联中旁的桉树两次莫名被砍,在村民看来,也与其抗议活动有关。砍树事件一次发生在茂名市国土局官员来调查后的第三天,另一次在2010年台风“灿都”到来前的几小时。相关部门调查称“可能是学生所为”。“难道学生还带刀上课?”对于这一结论,村民觉得十分可笑。

同庆圩村民告诉,当地政府以“公益建设”名义在村中征地,不止同庆联中一个案例。1990年代初,镇政府修建同庆镇中心小学,同庆圩村部分土地被征用;1995年建设农贸批发市场,同庆镇政府再次征用同庆圩村集体土地3万多平方米,却只使用了1705平方米,而且这次征地至今拖欠村民补偿款近30万元。“修建居委会也用了我们的地。”村民估计,近千人的同庆圩村近二十年来,因为“公益建设”,土地总计被征130多亩。目前全村耕地仅剩约60亩,人均不足6厘。“失田断粮吟,讨饭何哀民。善行无来翁,画饼有去人。”村民说,诗中描绘的就是他们的未来。

“一直没有人理会我们的要求。”村民介绍,剩下的60亩土地也有部分进入了同庆联中的规划范围。根据2003年初同庆镇人大通过的一项决定,同庆联中占地为70亩,计划投资近2000万元。但受阻于资金等问题,同庆联中目前建设占用的土地还不到规划面积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