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河南一男子劝架被殴打反遭警方网上追逃图

来源: 时间:2018-09-29 09:51:34

河南一男子劝架被殴打反遭警方上追逃(图)

武天义来到本报讲述情况

1月20日,武天义(左)在陪同下向警方自首。

大河1月22道被警方上追逃的一名犯罪嫌疑人来到报社反映情况,称一卖煤妇女被人殴打,他路见不平劝架也被群殴,不料,打人者却持轻伤鉴定称自己是恶霸,当地公安已将自己上追逃。

为求真相,多方劝说嫌疑人投案自首,当地公安局长也表示向媒体通报案情。1月20日,嫌疑人向郑州警方自首后已被移送至项城警方。

劝架遭殴反被上追逃?

“我冤枉啊!”1月14日傍晚,一自称是上逃犯的男子来到报社,一见到便哭了起来。“我叫武天义,项城市南关人,我本是见义勇为,不料想反被上追逃!”

52岁的武天义称,2009年6月28日下午3点左右,妻子让他出来买西瓜,刚走到楼下路口,他看见一个光着上身的男子正追打一女子。“男的用手甩女人的脸,并用脚跺她。”武天义说,他看不惯男人打女人,便上去分开了两个人,“我说,有啥事能不能好好说?为啥非要动手打人?”

武天义说,那个男人见他来劝架,冲过来就要打他。“我闻到他满身酒气,就向他解释我只是劝架,他不由分说就撕扯我衣服。这时,又上来两个年轻男子一起打我,我被他们打倒在地,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武天义说,听到有人高喊着报警,三个人想逃走,他死死抓住了光着上身的男子,并将他拽向附近的警亭。

武天义说,随后,项城市公安局南关派出所民警出警,将他们带到派出所,并对两人的伤情进行了录像和拍照。到了派出所,他才知道那名男子叫常青,以前曾在项城卖烧鸡,被打的妇女叫王素芝,在项城市区卖煤为生。“我以前曾经买过她的煤,打过联系,但彼此之间并不认识。”武天义说。

“6月28日下午,项城市公安局南关派出所的民警陪我去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并陪着我拍片进行伤情鉴定。”武天义说,他身上多处受伤,经鉴定为轻微伤,但因不想让家人知道他在外面“管闲事”被殴打,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讹人,在医院住了一天后他便离开了。

武天义说,常青并没有在6月28日进行鉴定,而是等到6月29日下午去周口市中心医院拍了片,最终取得了一份鼻骨粉碎性骨折、眼眶骨折,上臂有10厘米长伤口的轻伤鉴定。“拍照录像时,他五官正常,除了有手抓的痕迹外,根本无任何流血、红肿。”

“随后,派出所去我们家抓我,说我故意伤害常青犯罪了,我只好跑了,半年都没敢回家!”武天义说。

涉事卖煤妇女称其确为劝架者

“武大哥都是因为我才遇到这么大麻烦的,我一辈子都还不清他们一家人的人情呀!”今年1月15日,在项城市南关派出所门口,见到了40多岁的卖煤妇女王素芝。提起武天义被警方追捕的事她哭了起来:“武大哥是个好人,都是我害了他呀!”

王素芝告诉,她和丈夫一直靠卖煤球为生,几年前,卖烧鸡的常青欠了她100元钱,一直没还。2009年6月28日下午,她在项城市交通路一个饭店门口碰见常青,就向他要钱。“光着上身的常青嬉皮笑脸地对我说,要钱可以,但要我晚上去他家找他!”

王素芝说,为了要钱,她赔着笑脸拽着常青不让走,趁着常青看的机会,她一把抓过他的拿在手里,常青随后就夺。“把钱给我了,我就给你!”王素芝说,喝了酒的常青追不上她,最终答应进饭店取钱给她。

王素芝说,这个饭店是常青的亲戚开的,不一会儿,常青的亲戚从里面拿出了100元钱。用钱换过后,常青的亲戚狠狠地数落了常青,感觉没有面子的常青接过后,抬手就打王素芝。“我躲着向后退,可是他追着我,一边踢打一边骂我!”

“我一边躲,一边用手抓常青,这时候那个大哥(武天义)走了过来,站在中间把我们分开,并问他为什么打人。”王素芝说,常青对着武天义就骂,挥拳对着武天义就打,旁边两个常青的亲戚也冲了上来,武天义被三人打倒在地。王素芝说她被吓坏了,赶紧掏出拨打110报警。

王素芝说,在几个人围打武天义时,围观的人中也有一个男人站了出来,说:“你们几个人打一个人太不像话了!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听到喊声,三人转身就跑,武天义抓住了常青的腰带。

“那个大哥一边拽着常青的腰带,一边告诉我他家的,让我联系他老婆过来去派出所。”王素芝说,直到跟着一起到派出所,她才知道这位大哥的名字叫武天义。

另一方称其带着几十人来打人

“王素芝、武天义全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针对去年6月28日下午的事,常青给讲述了另外一个版本。

“下午3点钟左右,我在一个远房侄子的饭店里吃饭,正好碰上了王素芝。以前我做生意时王素芝给我供应煤,我确实欠她100元钱。”常青说,因为天热,他光着上身,也没有带钱,所以就说过两天再还她,没有想到王素芝扯着他不依不饶,坚持当时就要钱。

“我是个很正经的人,怎么能当着我侄子等人的面说让她晚上去找我呢!”常青说,当时他接了一条短信,趁他正看,王素芝把抢了过去,说给钱才给。“我说算了,我不要了,你把卡给我好了,可她连卡也不给我,我就追着她要。”常青说,最终侄子替他拿了100元钱递给王素芝,可拿了钱的王素芝还是不愿意还他,还打叫来武天义打他。“武天义是个恶霸,他带着他兄弟先赶了过来,对着我就打,后来又来了几辆车,几十个人对着我打,我们一共3个男的,我快要被打死了,当时就昏倒在地上!最后是我坚持拽住武天义一个人才把他扭送到派出所的!”常青说。“当时好像你拿了两份轻伤鉴定,一个是鼻梁骨折,一个是肩膀上10厘米长的伤口,但派出所最后否定了你胳膊上的伤,这是怎么回事?”问。“我当时被打得昏死过去了,不知道自己有哪些伤,胳膊上的那个伤好像是他们把我向车上抬时划伤的。”

“你被打得昏死过去了,你们怎么去的派出所?派出所拍照为何你还能站着?”问。“这个我记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站着拍照的。当时我糊涂了。”

“武天义当时带了几十个人,你们只有3个人,你们三人都受伤了吗?”问。“没有,武天义就打我一个人,其他人谁劝就打谁,我们那两个人没有伤。”

“把武天义抓到派出所后,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两个同伴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去?”问。“哎呀,我不想提这个事了,一提我就头疼!你还是去派出所、公安局问吧!”常青说。

赔偿7.5万元可免牢狱之灾?

1月15日上午,来到项城市调查,冲突的现场就在武天义家楼下50米远的地方,市民王先生讲述了他目击的事情经过。“就是我喊着让武天义抓住他们的!”王先生告诉,那天,他刚走到路口就看见三个人正在打武天义。“武天义被3个人围在中间打,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大喊:你们几个人打一个人太不像话了!你们干什么?”

王先生说,那几个人这才停止殴打,“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叫武天义,也不知道为什么打架”。武天义当时被打蒙了,王先生就大声喊:“别让他们跑了,抓住一个!”听他喊后,武天义死死抓住光着上身男子的腰带。“我当时就问他,那几个人为什么打他,他说他是‘管闲事’才被打的。”

现场附近一位商户告诉:“武天义确实是‘管闲事’才惹上麻烦的,后来3个人一起打武天义一个人。”另外一位商户证明:刚开始的时候只是王素芝和常青“推推搡搡”,后来才看见武天义,后来就看见几个人打了起来。“没有看到有很多车来,也没有几十个人来打架!”一位目击市民证明说。

1月15日上午,随同武天义的律师、河南仟问律师事务所王志华来到项城市公安局南关派出所,见到了所长韩莉。

“给对方拿7.5万元,我们可以不抓人。”韩莉对律师说,武天义确实是他们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我只能告诉你们,他涉嫌的罪名是故意伤害罪。为了这个案件,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可对方坚持要7.5万元,我们也没有办法,常青不愿意调解,我就只能抓人”。

韩莉拒绝了律师查看常青伤情鉴定的请求,表示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武天义是故意伤害,而不是见义勇为。

已在劝说下自首

在郭秀丽眼中,武天义性格耿直,但总是爱管闲事,只要上街碰见有人打架,他总要去劝。武天义的一个朋友向证实,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武天义上街看见两伙喝了酒的小青年正要打架,他一个人冲了上去劝开了双方。“我嫌他爱管闲事,他总是告诉我:如果我们的孩子在外面跟人打架,没有人管,咱们的孩子可咋办呀!”郭秀丽说,她家楼下是学生放学必经之路,晚上道路漆黑,武天义去找电业局的电工,自己买灯、买线,用自己家的电在路边的线杆上装上了一个路灯,“等到学生过了放学时间才关掉”。

1月20日下午,在多次联系、苦口婆心劝说下,武天义终于表态愿意向郑州市公安局投案自首,表示愿意通过法律渠道保护自己的权利。

昨天下午,拨通了项城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周运杰的。周运杰说,该案件是有关领导批转的案件,愿意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案件进行认真审核,并答应和武天义通,劝说武天义投案自首。

接通周运杰的,武天义泣不成声,周运杰劝说武天义,相信法律、相信公安机关,并表示愿意亲自面见武天义,认真调查该案件。“媒体可以跟着一起来,我可以让办案单位把案件的详细情况向媒体通报!”周运杰说。

1月20日晚上8时许,在陪同下,郑州市公安局相关民警依法将投案自首后的武天义移送至项城市公安局。

见义勇为还是故意伤害?

武天义的行为到底是见义勇为还是故意伤害?著名刑法学专家、郑州大学博士生导师刘德法教授向提供了如下思考脉络。

刘德法认为,如果武天义在案发时确实不认识王素芝,王素芝又确实在遭受不法侵害,那么武天义挺身而出主持正义,即便是还击中将常青打成轻伤,也应该属正当防卫,而不应当承担刑事。“正当防卫不仅适用于制止自己受到不法侵害,也同样适用于制止别人受到不法侵害。”

刘德法认为,在这起案件中,公安机关不能只看轻伤结果而不看动机和原因,武天义和常青无冤无仇,武天义为何要伤害常青,这是公安机关必须要回答的问题。正如日前发生的河南小伙用自行车砸劫匪案,无论劫匪是否受伤,公安机关都不能追究河南小伙的法律。“假如规定见义勇为打伤别人要负刑事,就没有人敢出手维护正义了,社会道德就会沦丧。”

但如果公安局掌握了武天义聚众斗殴、参与黑社会、故意伤害他人的证据,则应当依法严惩,而不能视为一般伤害案件,调解了事。

项城市公安局一位王副局长在移送武天义归案时说:“按照规定,侦查还未终结,案件不能向媒体公开。”

真相如何仍需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