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养殖户诉康菲公司溢油事故损害一审判决获赔

来源: 时间:2018-09-22 12:32:11

养殖户诉康菲公司溢油事故损害一审判决:获赔168万

2011年,中海油与美国康菲公司合作开发的渤海蓬莱油田发生重大溢油事故。过去四年,受污染的渔民们在维权的道路上不断奔走呼号。而今天,栾树海等21名养殖户诉康菲公司、中海油海上污染损害纠纷一案一审判决,原告获赔168万元。

根据中国国家海洋局通报称,2011年6月4日起,渤海湾蓬莱油田B平台和C平台先后发生溢油事故。6月17日,蓬莱油田c平台c20井发生井涌事故,造成渤海部分海域遭受污染。最终,该溢油事故导致蓬莱油田周边及其西北部面积约6200平方公里的海域海水污染。事故发生后,国家海洋局组织的联合调查组调查后认定:康菲公司在蓬莱油田生产作业过程中违反总体开发方案,制度和管理上存在缺失,对应当预见到的风险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最终导致溢油,应承担全部。2012年1月25日,康菲公司、中海油与农业部、有关省份达成一笔总计金额为13.5亿元人民币的赔偿协议。截至2012年底,绝大多数受损渔民(约4500余户渔民)均接受了行政协调并获得赔偿。但仍有许多渔民不满赔偿,进行民事诉讼。栾树海等21名养殖户于天津海事法院起诉康菲公司、中海油索取海上污染损害赔偿,并最终获赔168万。

环境污染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不仅会造成近期危害,还会损害地区和权利人的长远利益。造成环境污染损害的原因和过程具有复杂性,而且损害的地域和权益也非常广泛,进行维权也较之一般的诉讼不同。

一、举证倒置

举证,是指法律要求纠纷当事人对自己所主张的事实,提出证据加以证明的。民事诉讼中一般实行“谁主张,谁举证”原则,但是在环境污染诉讼侵权中举证倒置。《侵权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或者减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否则,由污染者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二、时效限制

根据《环境保护法》第六十六条规定,提起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时效期间为三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受到损害时起计算。

三、环境公益诉讼

(一)谁可以提起环境公益诉讼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根据《环境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有关组织”是指:

1、依法在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

2、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五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

目前我国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大体上700多个,约占生态环保类的社会组织的1/10。这些组织基本分布在野生动植物保护、水资源保护、湿地保护、江河湖泊海洋保护、沙漠化治理、环境污染治理、节能和清洁能源治理等方面。

(二)诉讼管辖

1、第一审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由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发生地、损害结果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的中级以上人民法院管辖。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的,可以在报请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后,裁定将本院管辖的第一审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交由基层人民法院审理。

2、同一原告或者不同原告对同一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分别向两个以上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由最先立案的人民法院管辖,必要时由共同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三)私益诉讼可搭公益诉讼“便车”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法律规定的机关和社会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不影响因同一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提起诉讼。”

2、为了提高私益诉讼的审判效率同时防止做出相互矛盾的裁判,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生效判决的认定有利于私益诉讼原告的,其可以在私益诉讼中主张适用。

《解释》第三十条规定,已为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生效裁判认定的事实,因同一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提起诉讼的原告、被告均无需举证证明,但原告对该事实有异议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对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生效裁判就被告是否存在法律规定的不承担或者减轻的情形、行为与损害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被告承担的大小等所作的认定,因同一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提起诉讼的原告主张适用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被告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被告主张直接适用对其有利的认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被告仍应举证证明。

今年7月份,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接到青岛海事法院的立案通知书,以该基金会为原告、康菲石油和中海油为被告的“康菲溢油案”环境公益诉讼正式立案,这是围绕4年前这起重大事故的首个正式立案的环境公益诉讼,也是我国第一个由社会组织提起并得到受理的海洋环境类公益诉讼案件。

2011年,巴西发生石油泄漏事故,泄漏原油数量、污染海域面积与康菲溢油事故类似。巴西地方检察院要求美国雪佛龙石油公司中止在巴西的石油钻井作业,并为石油泄漏事故支付约合107亿美元的环境赔偿。而康菲公司为溢油事故付出的代价远远不能弥补其造成的损害。不管是公益诉讼还是私益诉讼,任何企业损害我国海洋环境都必将付出代价。(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