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女子生下龙凤胎后死在医院腹中现止血海绵

来源: 时间:2019-01-12 13:56:02

女子生下龙凤胎后死在医院 腹中现止血海绵

孙雪峰在通州区马驹桥镇西田阳村出租房内照顾一对龙凤胎。新京报 王贵彬 摄

孙雪峰想起逝去的妻子忍不住潸然泪下。本报 王苡萱 摄

“妞妞”(左)和“宝宝”还不懂得失去母爱意味着什么。 实习 任海宁 摄

在生下一对龙凤胎后,33岁的刘书玲还没来得及抱一下孩子,就因失血性休克并多脏器衰竭,死在了通州区潞河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尸检报告显示,刘书玲腹腔内存留大量止血海绵。丈夫孙雪峰将先后接诊的通州区妇幼保健院和潞河医院告上法庭。昨天上午,此案在通州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两家医院均称无过错。

孙雪峰表示,因无力抚养孩子,他打算让好心人领养这对失去母爱、即将断奶的龙凤胎。

丈夫带妻子遗像出庭

孙雪峰带着妻子生前的照片来到法庭,参加昨天的第二次庭审。照片上的刘书玲身材匀称、脸庞清秀,现在却化成桌上一张薄薄的死亡医学证明书。

32岁的孙雪峰和刘书玲于1999年相识于河南驻马店市的一家小提琴厂。两人因小提琴结缘。2000年完婚后,夫妻俩来京打工。2005年,他们在通州区马驹桥镇西田阳村租下一个小院,开始靠制作小提琴创业,月平均收入有七八千元。孙雪峰说:“运作一个小提琴作坊,怎么也得有20万本金,之前一直在投入,买设备和原料,直到去年底,客户稳定了,我们准备扩大作坊的规模。”

事业上顺风顺水的同时,妻子又为这个家带来喜讯,怀上了双胞胎。今年2月26日,怀孕9个月的刘书玲准备到通州区妇幼保健院住院待产,检查结果显示,双胞胎发育良好。

因为已有一个儿子,夫妻俩都期待能再有一个或两个女儿,每当腹部传来胎儿的动静,他们就拉上儿子一起触摸腹部,猜测着双胞胎的性别。住院前,刘书玲挺着肚子给儿子做了一大锅他最爱吃的红烧肉,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死者腹中现止血海绵

2月27日上午11点多,刘书玲在通州区妇幼保健院做剖宫产手术。一个小时后,护士通知,生了一对龙凤胎,母子平安。孙雪峰乐坏了,开始兴奋地四处打报喜。可又过一个多小时,护士再次通知,产妇得输血,需要家属签字。孙雪峰开始觉得不妙。随后的消息令孙雪峰紧张,妻子产后大出血、开腹探查、子宫切除……直到28日凌晨,得到通知“产妇快不行了”,随后,一辆急救车将刘书玲转送到潞河医院。病历资料显示,刘书玲在通州妇幼保健院的手术中共出血9890毫升,相当于一个50公斤重的成人全身血量的两倍。

在潞河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月后,刘书玲死亡。

尸检报告的结论为:剖腹产、子宫全切等手术后继发全身曲菌感染,合并败血症、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尸检报告中提到,腹壁软组织内大量陈旧出血,组织结构糟乱,有多量止血用凝胶海绵。

今年5月28日,孙雪峰及家人起诉两家医院,提起了近200万元的索赔请求,其中有80万元是精神损害抚慰金。

两家医院均称没有错

昨天,两家医院共同请了一名代理律师出庭。律师当庭提交了刘书玲的病历作为证据,称两家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过错。虽然医院认可尸检报告的内容,但代理人认为,这份报告并不能说明刘书玲的死是医院造成。对于死者腹腔内遗留的大量海绵的问题,两家医院没有做出正面回应。

今年7月13日,此案第一次开庭时,两家医院提出反诉。通州区妇幼保健院称,孙雪峰带着龙凤胎拒绝出院,长期霸占妇产科病房并且至今没有交纳医疗费用,索要拖欠的6万余元医疗费。潞河医院提出的索赔数额则是17万余元。

对此,孙雪峰表示,虽然医院曾在孩子刚生完时要求他们出院,但刘书玲在潞河医院死亡后,通州区妇幼保健院没有再提过交纳医疗费的事,直到两个婴儿办理出院手续时医院也没有给他们结账,因此孙雪峰理解为医院已经放弃了索要医疗费用的权利。而对潞河医院的17万诊疗费用,孙雪峰认为应当依据两家医院的医疗过错比例,由两家医院分担。

昨天,孙雪峰提出申请进行医疗过错鉴定,两家医院表示同意。

失去母爱的孩子

龙凤胎面临断奶

昨天中午,来到位于通州区马驹桥镇西田阳村孙雪峰的家。

由于孙雪峰忙于官司,照顾龙凤胎的担子落到了年迈的父母身上。看到,两位老人的午饭仅仅是窝头。而两个孩子的奶粉也已经所剩无几,孩子的奶奶叶花说,这还是好心人士送来的。

摇篮中的一对小姐弟活泼可爱,弟弟“宝宝”一会儿啃着自己的脚趾头,一会儿又拉起姐姐“妞妞”的手指头吮两口,相比之下“妞妞”则安静得多。两个孩子刚过5个月,身体都很健康,老大体重12斤,老二体重14斤。

55岁的叶花说,自己身体本就不好,儿媳妇出事后,照顾两个孩子的重任落在她的肩上,在此期间,她曾几次高血压和心肌梗塞发作,“两个孩子苦命,生来就没妈,我再坚持坚持,哪怕是讨饭也要把他们带大!”说起自己的儿媳妇,叶花又不禁泪流,“她身体那么好,生娃娃头一天还给我们做了饭,咋就这样没了呢?”

叶花说,为给儿媳妇治病,已经向亲朋借了6万多块钱,现在还欠医院20多万治疗费。目前,这对龙凤胎即将断奶,“现在开始给他们喂米汤,两个娃娃吃后开始拉肚子”。

希望儿女被领养

下午2点左右,孙雪峰从法院回到家,他向表达了寻找爱心家庭领养龙凤胎的想法。

孙雪峰说,妻子去世后,心情沉痛的他放下一切事务,专心为妻子的死讨说法。对于妻子的死,孙雪峰感到非常自责,他说:“那是最后一次手术前,我和医生在一旁说手术的事,她突然有了清醒的意识,戴着呼吸机还不停地摇头,我后来回想,她就是不愿意做手术啊!如果不做那手术,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了!”

9岁的大儿子孙闻(化名)得知母亲去世后,只对父亲说了一句话,“你真没用!没把我妈治好!”对此,孙雪峰无法解释。两个月后,儿子的姥姥来北京,儿子主动提出要跟姥姥回河南老家生活,不再来北京。孙雪峰说,直到现在,儿子都不愿接他的。儿子的态度也是孙雪峰想送走龙凤胎的原因之一,他说:“我不想让这对龙凤胎知道这事,我和大儿子已经受到伤害了,不想再伤害他们,希望有人领养他们,让他们离开这个环境。”

孙雪峰表示,对于领养孩子的家庭,他没有任何要求,“只要能给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给他们好的学习环境就可以了。希望能够一年让我见一次,实在不同意的话不见也行。千万不要把姐弟俩分开。”

听到孙雪峰的这番话,正拍着孩子睡觉的叶花激动得颤抖起来,坐在床角放声大哭,“我的媳妇儿是好好的啊,说没就没了,再把我的小孙孙弄没了,你叫我咋整啊!我都已经坚持这么久了……”

“妈,我要挣钱还债啊,给他们好的环境还是跟着我们受罪好啊?”孙雪峰泪流满面地安慰着母亲。就在此时,叶花哭得晕死过去,孙雪峰赶紧给母亲服药。

送出门时,孙雪峰说,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他不想再连累她,他已经考虑很久了,“父母那边我做工作,这也是为了两个孩子的未来好,希望能有好心人领养他们。”

特写

丈夫留长发掩盖思念情

妻子去世后,孙雪峰一直没有理发,一头披肩长发遮住了脸颊。孙雪峰说,几个月来,不时会想起妻子,“心里难受想哭时,头发可以掩盖一下”。

孙雪峰说:“她做的琴头线条流畅、对称,音色、音质好,我的手艺始终不如她”,制作小提琴的12道工序中,妻子承担了琴头、响线、合琴部分,如今妻子离去,孙雪峰同时失去了工作中的好帮手,“我也不准备再做琴了,看到这些就心口疼”。

虽然已经没心情做琴,但为了生活、为了给妻子的死讨说法,孙雪峰还得硬着头皮做琴。出事后,孙雪峰廉价卖掉两人做的小提琴,这两天,孙雪峰做的大提琴将完工,“大概能卖2000多块钱,再借几千就够给她做医疗过错鉴定了”。

每月26日,孙雪峰会去殡仪馆看望妻子,“希望官司能尽快了结,我会把她的骨灰带回河南老家,入土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