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村庄将1600亩土地租给开发商后遭盗采砂

来源: 时间:2019-01-24 18:34:40

村庄将1600亩土地租给开发商后遭盗采砂石

一名村民介绍田地被承包后遭毁坏的情况。近日,西白岱村委会起诉承包者毁地盗采砂石。本报 王贵彬

本报讯 租赁村集体1600亩土地,要搞旅游项目,“结果没资金来源,就毁地盗采砂石赚钱。”

房山张坊镇西白岱村村委会,将北京燕山龙业经贸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普民告上法庭,要求解除租赁合同。

郭普民则称,在土地上挖坑是建人工湖,村委会起诉是想将已出租的土地及地面附属物等无偿拿回,以达到牟利目的。目前,此案正在房山法院审理中。

对此,张坊镇相关人员表示,全镇普查盗采现象时,郭普民称是在挖鱼池,“现在拒马河岸不管什么原因,一律不准开挖砂石,镇里制止了他继续开挖”。

租赁千余亩土地搞旅游

这1600亩土地位于张坊镇拒马河北岸。

1999年10月,北京市燕山龙业经贸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普民,与西白岱村村委会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合同显示,郭普民租赁非耕地,其中含可耕地600亩,沙滩1000亩,此范围内,有果树5600棵,合同租期70年。

郭普民称,租赁区域内规划建设 “生命科学旅游城”项目,包括多个游乐设施、宾馆、停车场和湖泊等。

对于租赁土地的性质,现在的西白岱村村委会与郭普民存在分歧。村委会认为1600亩土地应为林地,甚至有一部分是耕地。而郭普民说,这片土地是村南荒芜几十年的河滩地。

“200亩耕地遭毁采砂石”

西白岱村村委会称,最近几年,不断有村民反映,郭普民在租赁土地上毁地盗采砂石,甚至将土地租给他人开砂石厂。

“已经挖得不成样子,都是几十米深的大坑,根本无法复耕使用了。”村委会负责人说,村两委班子实地查看,租赁的1600亩中有200亩耕地,800亩林地遭到严重破坏,被开发成砂石场,土层破坏严重。

村委会出示的一份文件显示,今年4月10日,张坊镇政府综治办发出“关于停止杨某、李某二人在郭普民所租赁土地上私挖盗采行为”的通知。

对此,郭普民说,“他们完全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他称,“生命科学旅游城”项目区域内需开挖两个“人工湖”,村委会所说的“大坑”,实际就是“人工湖”。

目前,西白岱村村委会已将郭普民起诉,房山法院正审理中。

■ 探访

田地内挖出数十米深坑

6月26日,房山西白岱村拒马河北岸,以一排洋槐树为界,西边是一片绿色的田地;东边则是几个巨大的深坑,深坑切面裸露出一两米高的土层。

坑深约几米至二三十米,深坑内外裸露着大卵石,坑旁堆积着10米多高的砂石堆。

“这块地曾有我们家承包的耕地,种玉米和小麦。”西白岱村村民,70岁的老于指着大坑说。除了部分耕地,1000亩地上种着枣树、杨树等。后来被承包搞旅游,如今田地被盗采砂石毁了。

大坑的不远处,可见几栋尚未竣工的别墅类建筑。村民们称那都是旅游项目的一部分,“听说没钱了,暂时停工。”

西白岱村村委会称,在1991年以前,这片土地是分产到户,村民多种玉米小麦。1991年村集体收回搞适度规模经营,1998年适度规模经营失败。 1999年,村委会将这部分集体土地承包给郭普民。

郭普民说,合同写得很清楚是河滩,是村南荒芜几十年的河滩地。合同中的“可耕地”是指尚有耕种可能。即便是这块“可耕地”,目前也未做他用,尚未进行开发。

但村民称,挖大坑的地方就是“可耕地”。

■ 讲述

田地采砂 村民制止

百余村民强行停工石料厂

西白岱村村民赵修江,多次举报郭普民承包的土地上毁地盗采现象。

他称,2002年,郭普民承包的土地上果树、柴林已经没了,部分耕地地表的好土也被铲车推掉。2004年,郭普民在这片地上开起了石料厂,上了大型机器,将所挖出来的砂石卖给建筑工程队。

西白岱村村委会证实,村民反映后,村委会通知郭勒令其停止时,“他都说好好好,然后照样开挖”。

“不能让他再糟塌土地。”赵修江说,2006年7月,他带着家族100多人,冲进郭普民的石料厂,“当时(2006年)工厂设备规模很大,3台碎石机,3 台输送带,装载机4台,基本实现机械化。”赵修江等人强行将厂子的电停了,“不能让这个厂子再开工”。

对此,郭普民回应,按照合同,他有权在租赁的土地范围内按照自己的规划进行建设和经营。

据北京市工商局企业信用查询页显示,郭普民曾于2000年12月注册成立“北京西南聚龙采石厂”,地址为“北京市房山区张坊镇西白岱村南”,经营范围是“采河砂;加工碎石子”。年检年度为2007年,年检结果是“暂缓通过”。

郭普民承认,北京西南聚龙采石厂的确是他所开,但该工厂早在2002年即已注销。

转租土地 他人盗采?

村委会称数支队伍参与盗采

西白岱村村委会称,这片租赁土地近两年出现盗采砂石新情况,就是将土地转租给他人,由第三方挖地盗采砂石,曾有两三支队伍同时用机械盗采。

一份由该村委会出具的文件显示,2010年4月10日,张坊镇政府综治办发出“关于停止杨某、李某二人在郭普民所租赁土地上私挖盗采行为”的通知。该村委会人员称,村主任亲自送达郭普民,但郭普民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关于盗采,我们多次通知郭普民。”该村村委会负责人说,针对郭普民所租赁土地上的盗采现象,村群众反映强烈。村委会多次向郭普民发去通知,要求他停止开采行为,保护好所承包土地的地形地貌,但收效甚微。

“他们完全不知道我在做什么。”郭普民解释,根据“生命科学旅游城”项目规划,需开挖两个“人工湖”,现在的“大坑”就是“人工湖”。

他称,从未干过盗采砂石并贩卖的事,西白岱村村委会误将项目建设工程认作盗采,数次下发停工通知,致使工程进度受阻。“人工湖”挖出的砂石,主要用于项目工程建设和西白岱村小学建设工程等,从没有对外出卖。

■ 利益

盗采砂石“本钱少来钱快”

村委会负责人透露,郭普民租赁这块土地,一开始是想干一番事业,开发旅游村,包括别墅区、宾馆、饭店、老年公寓、水上公园等。后来没有资金来源,才会打起开砂石场的主意,“干这个本钱少,来钱快。”

据知情村民说,盗采砂石是个暴利行业,一台5.0型装载机工作8小时,且不论精细加工,砂石场老板便可获纯利1万元。一般来说,一吨石料可卖至八九十元,一吨砂可卖至130元左右。

村委会称,郭普民租赁土地后,村民直至2004 年才开始享受70%的租金收益,每人每年86元补贴。但从2007年至今,郭普民开始欠缴租金。

今年5月份,西白岱村村委会起诉郭普民,欠缴租金41万元。起诉书还称,被告郭普民在租赁期内,不依法履行合同,因违法挖砂行为受到行政处罚,至今仍未改正,破坏原有耕地,要求解除租赁合同。

郭普民认为,西白岱村村委会是想通过诉讼,将已出租的土地及地面附属物等无偿拿回,以达到牟利目的。他已经准备了充分的证据材料,“一切法庭上见”。

目前,此案正在房山法院审理中。

■ 官方

“不管原因,禁止挖砂”

今年3月份,张坊镇镇党委、镇政府成立了专门打击私挖盗采的指挥部。

“被挖得翻了底。”张坊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说,在统一打击行动前,拒马河北岸相关区域盗采砂现象十分严重。

对于郭普民租赁土地是否存在盗采,张坊镇有关人员回应,全镇普查盗采现象时,郭普民当时对镇里说,他是在挖鱼池。“现在拒马河岸不管什么原因,一律不准开挖砂石,镇里制止了他继续开挖”

4月20日,房山区有关部门和张坊镇,在南白岱村召开现场整治会议,打击拒马河沿岸的私挖盗采现象。西白岱村也涉及此次行动。

“光武警就好多人”,村委会人员和目击村民称,当天郭普民租赁土地上的采石场只剩下设备,“管事的和工人都跑了”,随后武警将盗采砂石的机器设备全部砸毁。

张坊镇政府相关负责人称,当天统一打击行动,涉及10余家非法采砂的公司或个人,大部分都自行拆除移走设备。一些拒不配合的,被强制执行。

从那天起,西白岱村村委会雇用三位村民,在郭普民承包的土地上巡视是否有人盗采。老于是其中一位,“没事就来这里溜达看看,发现情况就立即上报”。

本版采写/本报 林阿珍 段修建 实习生李殿荆